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尸王

2020-06-28 20:02:02
? 大地初成,人间分两道,一正一邪,一黑一白,这两种力量在阳世,阴间百般轮回。人之魂善而魄恶,人之魂灵而魄愚,魄主宰人之身,当魂离开人体便会沦为恶鬼僵尸。 ? 在阳世阴间人鬼轮回之处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 话说自从伏羲堂下林道长用法收伏飞龙大僵尸后甘阳镇村民日子安稳,欣欣发展着。 ? 一日,林道长午息在门前树下竹椅上,忽有一人口中喊着“林叔”慌忙奔到林道长身前。“深呼吸三次,然后再说。”林道长眼睛微闭,上唇的一片胡子动了动道。来人是村上的二狗子,二狗子按林道长说的呼吸三次之后说:“村东头的庙里出事情了,镇长让我来请林叔。” ? “什么?”林道长手中半旧不新的扇子掉到了地上,二狗子连忙捡起来递给林道长。林道长接过扇子对徒弟说道:“阿海,我去一趟村东,你准备好法器后面送过来。” ? “是师傅!”正是打扫伏羲堂的阿海。林道长和二狗子来到庙前,围了很多村民,其中头发花白脸上带着少许皱纹穿着长袍的正是王镇长。看镇长满脸的不安就知道发生了威胁到村民的事情。 ? “镇长,出什么事了?”林道长赶到人群前问镇长道。 ? “先救人再说!”镇长分开人群,只见村里的陈三僵直地躺在地上,满脸青黑之色不知是死是活。林道长伸手在陈三鼻孔边,发现陈三气若游丝,进少出多。随即林道长用双指撑开陈三的眼睛,看到陈三双眼不斜视,直勾勾看着前方,“中了尸毒,毒气已经侵入全身,没救了。”林道长正声说道。 ? “前一个时辰有人发现陈三躺在庙门不知死活,镇上的大夫也没法子,所以我才让人去请道长。”镇长对林叔说。 ? “烦劳镇长先将村民疏散。” ? “师傅,是不是有僵尸捉啊?”这时阿海拿着法器等物也到了庙前。 ? “就看你的本事了。”道长道,“镇长我们去后院。” ? 镇长心里暗惊,他知道庙的后院是镇压飞龙大僵尸的封地。镇长吩咐两人看好陈三,又使两人看住庙门后跟着林道长来到后院。这庙本是一处荒庙,自从飞龙大僵尸被封在后院后镇长差人看着庙门不让村民接近。陈三是看庙门的其中一个。 ? 林道长到了封印前发现封印上的符有一半被破,心里暗惊不说。“阿海,设坛。”林道长一边使阿海设坛一边施法将封印补全。 ? “师傅,法坛设好了!”话音刚落林道长飞身上法坛,右手持桃木剑,左手二指抹过剑道为剑开光,口中念道:“法正人间不正神,符驰天下无道鬼。”念毕大喝一声“符起”,只见左右两道黄符冲天而起变为两小人,“阳间事,阴间了,阴间事阳间知。开你阴阳眼,去寻人间鬼,开你神通鼻,闻的人鬼仙,开你通天耳,法旨要劳记,开你玲珑口,寻的一切讲出口,七窍成形,急急如律令。”林道长话音刚落两小人生出口鼻眼耳跪在案前。 ? “本天师命你去寻得破印之人,速去速回。”随着一声“去”,两小纸人消失在树荫间。林道长下了坛镇长急切道:“道长,这……” ? “镇长不必说了,飞龙僵尸已入魔道,肉身易灭魔魂难消,不得已我将它封在封印之下。我观封印的主符都被破了,要是飞龙僵尸冲出封印后果不堪设想。”道长一脸正色道。 ? “那僵尸怎么会坏了封印呢?”阿海插嘴道。看镇长脸色就知道阿海问的也是他想知道的。 ?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人为,昨夜正好是月圆之夜,应该有人潜入后院想借月之阴放出飞龙僵尸,想破封印还需一壮年之人的阳气,我看陈三身中尸毒阳气尽失,原因就是如此。”几人说着已经到了伏羲堂前。 ? “是不是很严重啊?”镇长问。 ? 林道长喝了一口水点了点头,道:“不过请镇长放心,我会想办法的。”“阿海,符准备好了没有?” ? “好了师傅。”海拿着黄符从后堂出来。林道长将符给了镇长,让镇长使人分发给村民。镇长刚要走时有人通知镇长陈三已经死了,林叔说要火化。 ? 镇长离去不题,阿海看着四十多岁一脸正气的师傅问道:“师傅,僵尸真的很可怕吗?” ? “僵尸千里,流血倾亩,你说呢?”道长画着僵定符说。 ? “师傅,僵尸为什么会吸人血呢?” ? “僵尸需要天地之灵气,人是万物之灵,所以要吸人血。” ? “那僵尸吸血时为什么要咬人的脖子呢?” ? …… ? 转眼阳天将逝,天色微黑。林道长和阿海来到封印布了“七煞锁魔阵”。“师傅,封印不是已经重设了吗,为什么还布阵呢?”阿海问道。“封印的破坏是人所为,亥时阴气最重,我猜今晚会有人破印放出魔魂。”道长表情温和道。阿海还想说什么被二狗子打断。 ? “林叔,陈三的尸体不见了。” ? “怎么会不见了?”林道长心里寻思,叮嘱了阿海看好法阵和二狗子来到村头火化陈三的地方,只见一堆柴火一人来高,“镇长,这是怎么回事?” ? “我和几个村民堆放柴草,堆好之后却不见了陈三的尸体。”镇长焦急万分。 ? “镇长不要心急,烦劳镇长找几个力壮的村民和我去找尸首,切记不要找属鸡属狗之人。”林叔道。 ? 镇长找了七八个年壮的村民后遣回了其他村民。林道长取出“护身符”给村民,然后去找陈三的尸体。 ? 直到亥时也没找见尸体,林道长眼见到了亥时,怕有人破了封印,让村民回家,自己两步并作一步向破庙走去。刚到庙门就看见阿海带伤出来,林道长暗自惊道:“想必法阵已经被破。” ? “师傅,有个邪道士破了阵,我挡不住连封印也被破了。”阿海忍着臂上伤口带来的疼痛说。 ? 林道长放下一句“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呼吸间已经来到封印处,阿海口中的“邪道”早已不见,封印下的魔魂也没有踪迹。道长和阿海刚回到堂前阿海惊道:“师傅你看。” ? 是打听消息的小纸人回来了,但只剩一个,并且半身已被烧毁。小纸人一瘸一拐走到林道长身前,道长捉住它,小纸人口一张一合好像说着什么,说完双眼紧闭没有了“活气”。 ? 次日,林道长很早就将阿海叫了起来,吩咐阿海去找镇长带了村民去找陈三尸体的下落。 ? 林道长忙碌间听到外面的鞭炮声,出门问了村民知道是村里程家要迁坟。程家算是镇子里的大户,程老爹是半年前去逝的,程老爹的儿子程根宝把程老爹留下的家业都挥霍的所剩无几了。 ? 林道长心想:“程老爹下葬只有半年怎么会迁呢?”为了一探究竟,跟着程家家丁来到程老爹的坟前。林道长在五丈之外看着他们把程老爹装进一口新的金丝楠木黑棺,随后林道长又跟着一路来到一处空地。林道长站在几株半人多高的野草后看到程根宝指挥着众家丁将程老爹葬在早已挖好的墓穴中,也没放炮烧纸。林道长暗想,这也不像程根宝的为人。左右一观,此处并不是风水宝穴。 ? 林道长思索着,这是别人的家事,自己也不好插手,于是转身就要离开。可在林道长转身的刹那间看到程家家丁从一个黑袋子中取出什么,林道长定眼望去险些惊呼出口,那黑袋子中取出的是五个死婴。眼看着他们将五个死婴分别埋在主墓四周五个方位,正是“五鬼运财穴”,于是上前去阻止。 ? “你干什么?”程根宝挡住林道长,“哦,原来是林道长啊?” ? “你不能这样下葬程老爹。”道长毅然道。 ? “我要发财你管我怎么下葬?”生的一张消瘦脸面的程根宝道。 ? 随后令家丁挡开林道长,道长只能叹气离开,终究是人家的家事。 ? 林道长刚回到村子就撞见二狗子,二狗子说找到了陈三的尸体,镇长为了不出意外叫道长亲自火化。林道长掐指一算,当天正是“阴年阴月阴日”,不易火化陈三。直到次日才火化。 ? 伏羲堂前,林道长、王镇长、阿海、镇上几位有辈分的老人、二狗子等人商议着怎么对付飞龙僵尸的魔魂。 ? “在我看来,魔魂被人救出是有目的的,但是具体是什么目的就不得而知了。”林道长说道。 ? “不知道道长有没有对付它的办法?”一高辈分的张伯问。 ? “请各位放心,我会想办法的。” ? “老汉先替村民谢谢林师傅了!” ? “张伯说的哪里话,斩妖除魔是我们修道之人份内之事。” ? …… ? 商议过后,林道长给二狗子一叠黄符,让二狗子分发给各村民贴在门上。二狗子的脚力快,所以村里要是有事情少不了他。 ? 镇长等人离去后阿海问道:“师傅,您施法派去的小人没有带来什么消息吗?” ? “刚才镇长等人都在,我为了不让众人担心,故而没说,纸人探听到有人修炼‘黑魔功\\’。”道长说。 ? “黑魔功?” ? “嗯,这是短时间内提自身升法力的一种邪术,修炼成后法力会魔化,无比可怕。” ? “那他为什么要放走魔魂呢?” ? “如果飞龙僵尸的魔魂被其用特殊方法吸走了功力,那黑魔功就会大成。” ? “师傅,我们现在怎么做?” ? “阿海,你去找活了二十年以上的公鸡和二十年以上的黑狗。” ? 吩咐阿海后林道长给茅山祖师上了香,请出了“乾坤五雷八卦镜”和“仙道剑”茅山法器宝物。 ? 几日后,林道长正在伏羲堂前画符,二狗子连滚带爬地来到堂前。“林叔,不好了!僵尸咬人了!” ? “发生什么事呢?”林道长见二狗子惊恐的样子扶起他问道。 ? “村上的牲口被僵尸咬死了很多,有几个村民也被僵尸吸了血。” ? “你不要慌张,把这张符贴身收好……”林道长将一张黄符递给二狗子正说着又有人喊着进来了。 ? “林道长……林师傅,求您救救我。” ? 林道长转身看去,是程老爹的儿子程根宝,只见程根宝刚进门就摔倒在地。阿海扶起他惊呼“啊”。 ? 道长走到跟前只见程根宝一脸的尸气,分不清是人是尸。 ? 林道长口中念道:“左青童玄灵,右青童玉英,冠带我身,辅佑我形,百邪奔散,急急如律令。”正是茅山还身术,咒法一毕林道长右手母指指向程根宝印堂,程根宝的脸色慢慢恢复。 ? “谢谢林师傅!”程根宝说着就要下跪,林道长扶起他,让他慢慢说。 ? “我爹昨夜回家了,把家里的十几人都咬死了……我不知怎么昏迷到现在,醒来时发现自己全身都在慢慢变黑,我……我……”说到这里程根宝却说不下去了,程老爹在世时他还是听他爹的话的。 ? “当初你将程老爹的坟迁了,葬的是五鬼运财穴,五鬼运财穴百丈之内是婴穴,就是没出生就夭折的死婴,在阴年阴月阴日下葬后五小鬼就会给后人送财。未出生的婴儿怨气最重,并且会聚怨气于主穴处,程老爹已经变成了僵尸,如果和魔魂成为一体就会成为尸王。是谁教你这样做的?”林道长语气极其刚毅。 ? “是一个道士,十日前突然找到我家说可以让我发财,一身富贵,我就按照他说的做了,可……” ? “你被骗了。”林道长伸手打断了程根宝,让阿海拿出鸡和黑狗。 ? 毕竟不知林道长如何大战尸王,请看尸王下集。 ? 上集讲到林道长让阿海拿出准备好活过二十年以上的公鸡和黑狗,只见阿海左手提着公鸡,右手提着黑狗来到道长身前。 ? “师傅,村上活的时间最长的公鸡也就是王婶家的这只了,活了八九年,活的时间长的黑狗就更少了,村里的这只黑毛流浪狗估计有个七八年,我就捉来了。”阿海提着鸡和狗说道。 ? “先取了鸡和狗的血,今晚我们就去程老爹家里。”林道长说道。 ? “林叔,能不能也带我去?”帮忙杀鸡的二狗子道。 ? “我们是捉僵尸,你去干什么?”阿海做着僵尸扑人的样子对着二狗子说。 ? “你既然不怕,那就跟我和阿海一起去吧!”林道长打量了一眼二狗子道。二狗子经常帮王镇长跑腿,所以身体还算强壮。 ? 一切准备好后天已经黑了,出发前林道长给阿海和二狗子一人一张护身符。村民都回家紧闭门户,生怕僵尸找上自己。 ? 林道长一身黄色道袍,剑眉星目,双眼有神一脸的正气,身背仙道剑,腰间挂着八卦镜,左手拿着“八卦指尸针”,右手持着桃木剑。因为去捉僵尸一脸兴奋的阿海身穿一件青色道袍,身后背着七星剑,肩上挂着装器物的袋子。二狗子也拿着一把阿海给的不长不短的桃木剑,穿着一件阿海的旧长袍,二狗子因为是第一次去捉僵尸脸上不免露出惧怕之色。 ? 三人月光下一刻钟左右已经来到程老爹家门前。一阵冷风刮过,门被吹开,一扇开着,另一扇半掩着,阿海和二狗子不禁打颤。 ? “我们进去,你们两个小心点。”林道长正声道。 ? “是师傅。”“是林叔。” ? 随即三人分先后走进程老爹家门。林道长眉头微皱,发现院子里躺着几具家丁的尸体,显然是被僵尸咬死的。阿海和二狗子分开去拨尸体,试图发现些什么。林道长看着手中的指尸针并没有反应,心中骇然,直觉告诉林道长事情很严重。 ? 阿海小心翼翼地翻开一具尸体惊叫一声“啊呀”,那死尸双眼猛然睁开。阿海向后退去,被另一死尸拌倒。林道长过去扶起阿海,然后将圆睁双眼的那具死尸放平用手闭了死尸的眼睛。阿海看到二狗子把尸体摆放的整齐,自己倒被吓了个半死,心里寻思:“别被二狗子看扁了。”于是将剩下的两具死尸也搬起放在其他死尸一起。 ? 几个呼吸间八具尸体被阿海和二狗子摆的整齐在院子。三人没有发现的是刚才拌倒阿海的那具尸体的双眼也睁开了,并且微微发着白光,只是难以发现。 ? “阿海去屋里搬桌子起坛。”林道长看到死尸被放整齐后说,可在林道长吩咐阿海时好像发现手中的指尸针动了。低头去看又似从来没动过。 ? 阿海到中堂找了一张大点的桌子,搬起来正要往出走时哭了起来,只是不敢出声。阿海试着挪动脚步,并没有被阻止,然后搬着桌子飞似的跑了出来。二狗子看到阿海的样子,开口想问,阿海指了指屋子,二狗子不知道是什么吓的阿海直流泪。也走向屋子里去看,二狗子在门口看了一眼就想哭,可怎么也哭不出来。想叫林叔,才知道自己张开的口无法合拢,只勉强挪动脚步走向林道长。 ? 到了林道长身前,二狗子双手比划着,可就是说不出话来。林道长看着二狗子手舞足蹈的样子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低头看向指尸针,阿海和二狗子也看向林道长手中的指尸针,发现指尸针抖动的厉害。 ? 三人向指尸针所指的方向看去,阿海和二狗子同时叫声“啊”。院子里的八具尸体都站了起来,并向三人走来。 ? 看着八个死尸拉拢着头,双手都成爪状一步步逼近,林道长取出符给了阿海和二狗子,二狗子强忍着剧烈跳动的心,三人将符贴在死尸额头上。转眼间八个僵尸被定在那里。 ? “有人施法,阿海起坛。”林道长觉得事有蹊跷,必是有人作法。 ? “林叔,刚才程老爹坐在屋子里的太师椅上。”二狗子眼看转眼间就把八个僵尸轻松收伏,胆子也大了起来。林道长听到二狗子的话,抢入里屋并没有发现程老爹的踪影。 ? 可就在林道长要出去时桌子上的杯子动了动,林道长收剑在背咬破中指,口中道:“太上老君分三清,大日如来定三魂,天地三合三把火,赐我法眼观阴阳。”咒毕双指抹过双眼,红光一闪,已开阴阳眼。 ? 林道长看向太师椅,也吃惊不少,程老爹真个端坐在那里,右手示意林道长坐下喝酒。程老爹生前经常喜欢和林道长喝两杯。 ? 阿海和二狗子提前被林道长开了法眼,所以看的见程老爹。 ? 林道长眼看程老爹一张三拳骨叉脸分明是紫黑色皮包着头骨,僵直地坐在那里,自己坐在了中堂的右边,口中叫道:“程老爹!程老爹!”试图唤醒程老爹生前的记忆,暗中作法以防不测。 ? 林道长偷眼去看指尸针,发现指尸针根本不动。林道长满脸惊讶之色,暗暗道:“他已经成了尸王。” ? 这时阿海喊道:“师傅,坛已设好了。” ? 林道长知道坐在这里只是徒劳,听到阿海的声音飞身来到坛后,尸王也跟着飞起落到坛前。阿海手持七星剑,二狗子也拿起桃木剑来到林道长左右站定。林道长为手中桃木剑开光,随后向尸王抛去,只见那剑凭空在尸王面前定住,随即化为粉末。 ? “他已经完全和被飞龙僵尸的魔魂侵入,成了尸王。”林道长说,“阿海,把坛加高。”这时尸王的眼睛已经成为了紫色。 ? 阿海叫了二狗子去屋内搬桌子升坛,到了门口被红色光芒击中,落在院子。击中阿海和二狗子的正是阿海口中的“邪道士”,二狗子见他穿着道衣知道是人,用手中桃木剑去刺。又被击了回来。 ? “黑魔功?”林道长拔出身后的仙道剑抵住尸王呼道,“你是谁?”只见那道士也是一身黄色道袍,头上挽个道髻,手持一把仙道剑,一脸的邪气。 ? “哈哈哈,我是你的同门。”那道士道。 ? 林道长定眼一看道:“你是师叔的弟子雷罡?” ? “师兄眼力不错,还记得师弟我。哈哈!今晚我要用我的这只尸王吸了你的道力,祝我炼成黑魔功。” ? “你背叛师门杀了师叔,今天我要为师门除害。”林道长正声说,“阿海,升坛!” ? “那就要看师兄的法力了。”雷罡说完拿剑虚空指向院子里的死尸,那死尸伸直双臂向林道长扑去。 ? 林道长用剑挑起一张符,喝声“定”,那空中扑来的僵尸落在地上站在那里。“阿海,你和二狗子拦住尸王。” ? 眼见那尸王跳起扑向林道长,阿海看见飞身过去抓住了尸王的双脚,可没有将尸王拉下来,二狗子也跳起抓住尸王的另一只脚,硬生生将飞起的尸王拽了下来。“小狗,我压住它,你快用你的木剑刺他。”阿海经常喜欢叫二狗子小狗。 ? “别叫我小狗。”二狗子则不喜欢阿海这么叫他。二狗子闭上眼睛大声喊着“啊”,拿起桃木剑向尸王心口刺去。二狗子感觉自己刺进了尸王的身体,二狗子把眼睛睁看时看到的只是个剑柄。阿海看的清楚,木剑一触到尸王的身体就化为粉末,伴着白烟。二狗子丢了剑柄就跑,阿海眼看抓不住了,骂二狗子道:“我把你个小杂狗……”阿海话音刚落就被尸王带着飞开。 ? 再说林道长和雷罡斗法,雷罡毕竟还没将黑魔功修炼到大成。 ? “雷罡,回头是岸,你别在执迷不悟了。”林道长试图唤醒魔力侵蚀的雷罡。 ? “哈哈,没有人能阻止到我,我的魔功虽然没有大成,但是对付你已经足够了。”雷罡干笑两声口中念念有词,随后将挥出一掌。 ? “五雷掌!”林道长看着红光朝自己击来,双脚用力一个筋斗躲开了五雷掌,掌力轰向身后的墙,墙瞬间成为碎片。 ? “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林道长沉声道。接着拔剑在手,正是“仙道剑”。喝声“宝剑开封”,双指抹过剑道,仙道剑已开封。 ? 雷罡在林道长为剑开封之际,已将一件清朝官服用法穿在了尸王身上。尸王随即双眼发紫,双臂伸直扑倒了二狗子张口就向二狗子地脖子咬去。 ? 阿海眼见就要咬到二狗子了,将手中的七星剑一横刺向尸王的血口。 ? 七星剑并没有刺伤尸王,而是被尸王咬紧了。二狗子乘机起身逃开了,阿海用力拔剑,却被尸王一甩,撞到了一边的墙上。尸王将口中的剑嚼碎了,眼中紫光一闪,又扑向二狗子。二狗子被吓得魂不附体,迈开双脚就围着一棵大树转圈,尸王一直在后面紧追不舍。 ? 另一边林道长刚将道袖一挥把雷罡的掌力引到了一边,然后剑指中天,索引灵符,使一个“定身咒”,那符急速飞向雷罡。 ? 雷罡只见那符急来,也不正眼看,道:“哼,凭这种小咒也想定我?”也使张符,两符相撞,生出火来化为灰烬。 ? 雷罡只想早点取胜杀人,取了黄符叠成虎状,口中念过咒,那纸虎眨眼间变得高大。长一丈,高九尺,狂啸一声,震的鸟死鼠亡,地动山摇。 ? 林道长惊呼:“啊!?召虎!!!”林道长也用纸叠成人状,口中念咒,那纸人慢慢变得和真人一般高大,不是别人,正是行者武松。但是在那巨虎面前显得无比渺小,林道长又念动真言,武松的身躯也高大起来,身长丈余,摆个门户,唤做“双龙擒虎式”。 ? 那巨虎见了狂喉不已,好像要找回当年的面子,俯身一扑,那武松虽然丈余,却灵活无比,轻松躲过。巨虎怒吼一声,像要活吞了武松。一剪,却又落空。巨虎也急了,纵身跳起,又一扑,一剪,无一不落空。这时武松也动怒了,一把抓住巨虎头上的毛,翻身骑上虎身,右手握紧拳头狠狠砸去,那虎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任凭被砸的七窍流血。眼看着又变回了纸片,武松生怕它不死,上前又是几脚。随后又摆了架式,叫做“武松打虎式”。 ? 雷罡红了双眼,用剑点过三符,念道:“天地三界,冥界通灵,中指血引通冥界,无名小鬼把路避,冥界之主,听我号令,速速现身,急急如律令!”咒毕,狂风大作,似要掀翻黑夜。林道长使个定风术,却只能在自己周围三步些许内无风。再定眼望去,雷罡头顶丈处一人面目狰狞,身着黑袍,顺风而飘,缓缓下落。“冥王!!”林道长自然认得那就是冥界的主人。 ? 冥王只有很高法力才能请出,雷罡用黑魔功请出的冥王只是半个影子,虽然是半个影子,却足够翻起半边天了。 ? “雷罡,你别太过分!”林道长道。 ? “师兄,受死吧!去!” ? “天地所照,日月所护,东傲所生,曾闹天宫,八卦炉中炼金身,西方路上显神通,难经九九八十一,修成正果据灵山,水帘洞中美猴王,正果金身战斗佛,速请齐天大圣临凡间,急急如律令!”林道长显法请得美猴王孙悟空。只见那猴子头与齐天大圣无易,真是个身穿金甲亮堂堂,头戴金冠光辉辉。一旁的阿海等人早看的目瞪口呆。 ? 冥王翻身将手一指,周围房屋都被吹地不见踪影。可他面前的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只见那神只一棒,冥王灰飞烟灭。魔的影子怎么与神的影子相抗。随后那神也没了踪影。 ? 雷罡见冥王瞬间被灭,使个咒,几道光飞向林道长。林道长取得腰间的八卦镜,那几道光直射到八卦镜上,不料镜被毁坏。 ? 林道长手持七星剑近身击向雷罡,雷罡也以剑相持。两人正斗地急时,尸王向在林道长身后扑去。”师傅小心!” ? 林道长只觉得背后冷风倒灌,回身尸王已到身前,用剑挡住尸王,不料被雷罡一剑刺中左臂。接着雷罡剑林道长前后背,尸王张口咬向林道长的脖子…… ? 阿海被忍师傅被杀闭上眼睛……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阿海睁开眼睛时看到尸王口中咬着颗头颅,阿海欢呼了声。原来林道长在这瞬间闪过,尸王一口咬下了雷罡的头颅。 ? 尸王将头甩开又咬向林道长,林道长险中躲过,将剑一横,劈向尸王的头,一声脆响,剑成了两截。 ? “阿海回伏羲堂,使个‘引尸咒\\’把僵尸引到伏羲堂。”手中没了法器,林道长打算把僵尸引到伏羲堂再作理会。 ? “小狗,过来。”二狗子到了阿海身边。“伸出你的中指。” ? “干嘛?”二狗子伸出了中指小心翼翼道。 ? 阿海一把抓住二狗子的手,咬破中指,脚踏七星,口中念道:“天清地明,阴浊阳清,中指血引乾阳,中指血引坤阴,顺应阴阳,以血为引,急急如律令!”然后将二狗子的手一指,一滴血正中尸王的额头。阿海扔开二狗子的手,叫声“跑”,向伏羲堂跑去。二狗子慌了,连滚带爬地跟上阿海,口中还在骂着阿海。 ? 三人先后到了伏羲堂,镇长带了些许村民拿着农具准备大干一场。林道长劝镇长和村民离开,可他们不听。不一会儿尸王飞来了,几个胆大的村民举起手中农具,大声喊着向僵尸打去。尸王双手一伸,那几个村民死无全尸。其他村民眼见如此,跑的没有踪影。 ? “阿海上。”林道长道声,然后和阿海一起去攻尸王。几翻下来后,林道长嗓子一甜,吐口血,阿海也吐血数口。“阿海,血!” ? 阿海明白师傅要鸡血和狗血,飞身入堂取出鸡血,半碗鸡血泼向尸王,却落空了。然后叫了二狗子,取出一把三尺长的桃木剑给了二狗子。“你用什么?”二狗子问声。 ? “不要急!”阿海又进入后堂取了一把半丈长的桃木剑,“小狗,上!” ? 阿海手举巨剑向尸王砍去,“师傅,让开!” ? 一声脆响,剑成了两截。阿海见断了剑,气不打一处来,扑向僵尸,想按住它,被尸王击飞了出去,又吐口血。林道长从后面抓住刚要飞向阿海的尸王,尸王身体悬空,被林道长拉倒在地,阿海连忙也按住尸王的双臂。尸王想要翻身,却被死死的按住。 ? “二狗子,取狗血!!!”林道长喊了一声,二狗子端出半盆黑狗血,到了尸王身前。林道长闻到狗血呼道:“这是那只流浪狗的血吗?” ? “是啊,师傅。” ? “百年黑狗血!小狗,灌!”林道长道。二狗子将半盆狗血直灌入尸王口中,尸王顿时狂作,飞起身来上跳下磕。三人都倒飞出去。 ? 林道长起身,看着狂燥的尸王又作起法来。 ? “太上老君显神通,身前仙鹤临凡尘,斩妖除魔把鬼灭,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咒毕,林道长用手指向尸王官服上的仙鹤,只见那仙鹤冲破衣服,变得非常之大,飞到上空,口吐出一束光,直射尸王前胸。 ? 光束一到,尸王瞬间化为乌有。那鹤飞身向月光,眨眼不见。
  • 《闯王寨传奇》 演绎凄美爱情故事
    9月16日,由陕西省商南县首部新编历史故事剧《闯王寨传奇》在神木市大剧院精彩演出,剧...
    《闯王寨传奇》 演绎凄美爱情故事
  • 三个外星人
    核心提示:欢迎访问匆匆故事网现代寓言故事三个外星人。  飞碟靠近地球时,不幸被流...
    三个外星人
  • 魂归
    有些怪事都会和逝去的人有各种关系,至今,科学界没有给出答复!比如,关于魂魄的一些...
    魂归
  • 爱情天枰
      常见我家楼下一对推车卖苹果的老夫妻,一个叫卖一个称称,没有顾客时,俩人就默默...
    爱情天枰
众和生活网